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 > 今日影评 > 正文

有毒的香水,恩迪弥安

时间:2019-09-29 13:31来源:今日影评
电影中校园法庭那一段可是相当的振奋人心,不禁看了三遍。 一个退伍的老军人,失了光明。却没有失掉处世的信条。不愿意向任何人任何势力低头,坚守着自己那珍贵的道德操守。主

电影中校园法庭那一段可是相当的振奋人心,不禁看了三遍。
一个退伍的老军人,失了光明。却没有失掉处世的信条。不愿意向任何人任何势力低头,坚守着自己那珍贵的道德操守。主人公是个迷茫的年轻人,在初接触退休军官时倍感无奈,却在不断的相处中慢慢地发现了他对于人生的深刻理解与感悟。而军官却在漫长的生命旅途中渐感无趣,生无可恋。
于是,他用他生命最后的积蓄和威望带着查理出游、开飞车、住豪华酒店,以及出席舞会。而舞会那一段,他搭讪落单美女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感性。他能嗅出各种品牌的香水然后勾勒出她的性格、心理,这,使得他在女人面前变得魅力四射。
可能闻香这一技能的设定并不只是单单闻出香水罢,他亦能闻出人的特性。许多人因为他的暴戾和直白而讨厌他,那是因为世人都没有一个盲人看的明白么。

图片 1

【西装革履的英伦学究】

桑榆:

闻到这支香水的第一感觉

我坐在镜子前细细地梳妆。

让我想到的不是牧羊的少年

看着镜子里的人儿,软香温玉、衣香鬓影、脂香膏泽。前人还真是惜香怜玉,恨不能把所有好词都用来赞美美人香。

而是西装革履的英伦绅士 没有桀骜不羁也不雅痞

今天是“魅力”时尚杂志社的公司周年庆,红酒舞会上最受欢迎的女士会获赠一瓶有Bijan殿堂级设计师签名的限量版香水。它那繁复高级的香味,适合最浪漫和最时髦的女性。这样的奖品,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心动的,何况我所在的这一版恰恰叫做《闻香识女人》。

甚至有点呆板沉闷

公司里都是混迹时尚界多年的女人,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角儿,纵然平时穿着打扮就已经有“美不惊人死不休”之势,却依然有在特别日子里再次一鸣惊人的实力。

就像王牌特工里

听说很多人都为了这瓶香水为自己设计了舞会上惊艳全场的节目,能够一举成主角儿。好在这些莺莺燕燕平日里有小心机却没有大智慧,她们不懂,很多时候从旁陪衬的绿叶如果足够出色反而更能让红花引人注目。

哈里·哈特的做派

我真正介意的只有两个人,我猜想她们会用一加一等于二来对付我。

我坚信穿白衬衫的少年

我当然不能退缩,我有我的护花使者,我想我是一加一大于二

不一定会喜欢这支香水

梳妆完毕。我看着手边的香水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用?用了,岂不是在得奖后没法当场试用奖品了。

因为它闻起来跟这个年纪不符

我在心里偷笑。大概非我莫属了吧

它更适合30~40岁之间的男士

既不轻佻也不闷骚

之晴:

薰衣草和柑橘结合的前调

我在镜子前细细地梳妆。

更像是男士须后水

看着镜子里的人儿,软香温玉、衣香鬓影、脂香膏泽。前人还真是惜香怜玉,恨不能把所有好词都用来赞美美人香。

后调过于强烈持续

今天是“魅力”时尚杂志社的公司周年庆,红酒舞会上最受欢迎的女士会获赠一瓶有Bijan殿堂级设计师签名的限量版香水。它那繁复高级的香味,适合最浪漫和最时髦的女性。这样的奖品,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心动的,何况我所在的这一版恰恰叫做《闻香识女人》。

还没等细闻出中调 皮革 麝香 香根草 豆蔻 檀香木 焚香 乳香

公司里都是混迹时尚界多年的女人,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角儿。桑榆是和我共事不算很久的女孩,而在她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话这么少业绩却这么好的时尚杂志人。她真的跟公司那些莺莺燕燕不同,装扮温和得体,没有一丝侵略性,裸妆自然而精致,语速平缓语调平稳,看不出一点急于成就自己的急迫,斯文到不可思议,我知道我很喜欢她。

就一股脑跑出来

我真正介意的只有两个人,但我也懂花开并蒂自然比一枝独秀更是好兆头

严肃浓厚

我当然不会落跑,我有我的秘密武器,我想我会让一加一大于二

宛若一个老学究

梳妆完毕。我看着手边的香水犹豫了一下,要不要用?得用,否则我苦心孤诣经营的秘密武器不就无用武之地了。

如果非要叫它牧羊少年

我在心里偷笑。我,胜算还是很大的

上一秒还在山头牧羊

下一秒就 Suit & Tie去参加议会了

尔岚:

——Moondea

我在镜子前细细地梳妆。

看着镜子里的人儿,软香温玉、衣香鬓影、脂香膏泽。前人还真是惜香怜玉,恨不能把所有好词都用来赞美美人香。

今天是“魅力”时尚杂志社的公司周年庆,红酒舞会上最受欢迎的女士会获赠一瓶有Bijan殿堂级设计师签名的限量版香水。它那繁复高级的香味,适合最浪漫和最时髦的女性。这样的奖品,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心动的,何况我所在的这一版恰恰叫做《闻香识女人》。

公司里都是混迹时尚界多年的女人,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角儿。我和之晴已经叱咤“魅力”编辑部多年,桑榆是和我们共事不久的女孩,我欣赏她,她既斯文又很优秀,我从来没有遇到这样一位温润如玉的女子,我知道我很喜欢她。

我真正介意的只有两个人,但我听之晴说过,花开并蒂比一枝独秀更是好兆头

我当然不会放弃,我有我的决胜秘笈,我想一加一大于二的道理不是谁都能想通的。

梳妆完毕。我看着手边的两瓶一模一样的香水,拿起右边的轻轻喷洒,然后把左边的放进手袋。

我在心里偷笑。我最爱之物该到手了

之晴:

那天红酒舞会之后,桑榆没有再来上班

她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毫无征兆地,我再也没见过她。任何联系方式都没办法再用,她住的公寓也早已人去楼空;我几乎要开始怀疑,我曾经有没有跟桑榆共事过。

一个对月后,编辑部主编找我谈话

之晴,桑榆一个月都没来上班,你和尔岚多多辛苦了。

我不由自主地闪了闪眼睛,无法揣测主编是否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只好试探着问,桑榆是辞职了吗还是请假,她走得这么急,根本联系不到她······不会是因为那瓶Bijan吧?我尽量使语气显得轻松些。

她什么都没说,只传真过来辞呈。要真如你所说,那我以前还真是高看她了,心理承受能力未免太差。好了,主编示意我不要再追问了,她走之后的空缺得赶紧补上。就是这个人,昨天开会刚刚敲定他。一会儿他手续办完你直接带他去办公室,熟悉熟悉业务。

我接过人事资料,看到性别一栏:男。《闻香识女人》竟然会来一个男编辑,名字叫黎骞。

名字下面是照片。

我只觉得脸颊上一层层燥热涌上来。

我见识多了出色的男人,可还是在看到他的照片难以遏制地想要变回20岁青涩懵懂的年纪。

尔岚:

之晴被主编叫去以后我盯着背后曾是桑榆的但如今已空了的办公桌看了好久。

桑榆一个多月都没来上班,大家好像都以为是因为那瓶限量版Bijan。我回想起一个多月前的红酒舞会。

周年庆不常有,但并不影响这些女人们为了它打扮得雍容精致。我和之晴是我们这一版多年的姐妹花,无论公司的哪种场合总是众人的焦点

可是桑榆太引人注目了,我没办法相信她就是那个平日里话少斯文埋头干的姑娘

她那天身着香槟色露肩晚礼服,恰如女王一般高贵典雅,身材曼妙,又如一只香槟色蝴蝶,在舞池中央摇曳翻飞。

她的舞伴那天迟到了,可是她没有冷场,反而给了那天很多男士争相邀她共舞的机会。舞会没结束桑榆就匆匆离开,别人跟我说她病了

舞会结束,之晴拿到了那瓶限量版Bijan,我跟她肩并肩多年,她拿奖我同样开心地祝贺她,我知道是我们拿了奖,即使女主角是她。因为我懂她所说:一加一可以大于二。

之晴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

尔岚,这是黎骞,代替桑榆位置的。《闻香识女人》的男编辑?我有点儿意外。意外之外,我看到了脸颊潮红未退的之晴眼中饱含的深情。

之晴:

我在看到黎骞第一眼,不,是在看到他的照片时我就爱上了他

不是单纯被出色的外表所吸引,是很笃定地爱上他了。之后一起工作,慢慢了解,我越发地肯定我的直觉。我以为这是天赐的缘分。

后来这个上天派到我身边的好男人终于有了女朋友,不是我,是尔岚

我早有所察觉,只是不曾去证实,直到有一天我在街上迎面遇到他们手挽手有说有笑,亲密至极,但我来不及避开,只能上前打招呼。

尔岚跟我说对不起,我内心难受表面却摇头:没有对不起,这是你们的缘分,我跟他无缘。

那一天尔岚坐在我办公桌对面,却发给我一封邮件:周末去郊游吧,我跟黎骞选了个绝好的郊外树林,咱们三人一起。

尔岚:

那天在街上看到之晴从对面走来,我下意识地想要松开挽着黎骞的手。

黎骞不依,既然都看到了,不如坦诚一些。他依旧紧紧挽着我的手。

我知道之晴爱他,从最初就知道。她带他熟悉业务,给他机会,耐心帮他;她约他吃饭、看电影、聊时尚聊他感兴趣的一切。

我也知道黎骞很在乎她,生活工作都很照顾她。但最终他却对我说,他爱我。我不是不喜欢他,我只是在他向我告白时很确定不如之晴那么爱他。况且我觉得有黎骞这样出色的男人尤物做男朋友真的是很有面子的事情。我欣然接受他的心意,也对之晴感到愧疚,但她爱的男人爱我,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并没有抢。

我只是······没有拒绝而已

虽然我后来对之晴说对不起,但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对不起她。她是舞会上唯一的女主角,得到了那瓶人人都梦寐以求的香水;而我,总该从别处得到点什么,比她的好的吧。

黎骞这样的男人就跟Bijan香水一样会让人上瘾,可遇不可求,我发现我也爱上他了,是真的很爱他。

所以,当他提议我们三个人一起去郊游时,我并不是毫不介怀的。

之晴:

我们三个人?她到底想做什么?是想缓和尴尬还是借机再次羞辱我。

我们俩办公相对而坐,却很久没有再说话了。说实话,我想念我们俩以前作为全公司肩并肩万众瞩目的姐妹花日子。黎骞我没有得到就已经失去他了,我不想失去我的好姐妹,至少不能让她站在我的对立面上。

我虽然承认感情上的失败,但在他俩结婚前我就有机会争取,我不会放弃。

我欣然回复:好的。

晚上回到家我收拾东西,为周末的郊游做准备。我看到梳妆台上的香水,那瓶限量版Bijan,有殿堂级设计师签名。

除了在那次舞会上得到它用了一次之后我再没有动过它,它的品牌它的味道都不是我的最爱,是尔岚的。

其实舞会之前我一早就从总编的眼神和表情中看懂了它的归属,只是桑榆提前退场才让我有机会得到它

我并不喜欢它,本来想在舞会结束后送给尔岚的,这是我们的默契。可我鬼使神差般地留下了她最爱的香水,她也鬼使神差般地留下了我最爱的男人

我可以用香水换回黎骞吗?

尔岚:

你要送给我?

不,本来就是你的,一早就应该给你了。

Bijan是我最爱的品牌,这一款是这个品牌里我最爱的一款,但即便如此当我看到之晴从包包里拿出我朝思暮想的它说要送给我的时候,我还是惊讶至极。

我最爱什么她其实一直都知道

所以在舞会结束她得到香水的时候我一点也没有遗憾,我几乎笃定在她出尽她想出的风头之后她会把香水给我,一加一大于二,我对其他都没有兴趣,只想要那瓶香水。

可是她留下了香水,我等了很久,她都没有再提这件事。

然而在我已经放弃得到它许久的此时,她说要把香水再送给我。在她知道我得到了她最爱的男人之后。

她想做什么?想用此想跟我交换黎骞?还是只是想缓和我们的关系?但无论是哪一种,我都知道来不及了。

尔岚,你介意我再给你之前再用最后一次吗?她拿出香水轻轻喷洒,显然之晴误会了我的沉默。我不会怀疑她会对我做手脚的,我只是不知道我该如何选择。

我接过香水,微笑对她:谢谢你之晴,这是我最爱的香水。

香水本该就是属于最爱它的人才配拥有的,这才是情投意合,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这样,不是吗?我明白之晴的意思,可是感情不是可以出让的香水,让我贪心一次吧。

但是那次郊游之后,我住院了,一个人

之晴

尔岚住院了。

工作中只有我和黎骞一起,之前因为尔岚而产生的尴尬和不快全都消失不见。

郊游那天,我们三个的关系在尔岚收下我的香水之后有了明显的缓和,气氛还算融洽,却始料未及地出现了很多野生马蜂,我们最终避到小溪里才逃过此劫。可是尔岚不够幸运,马蜂一直追赶着她,围绕着她,在她的脸上肆虐

尔岚一个人在这座城市里,我每天下班后要和黎骞一起到医院去照顾她。可是她再也不允许黎骞靠近她,她大哭大闹,只要我在她身边。她告诉黎骞如果再出现她会毫不犹豫自杀。

黎骞放弃了,我也敏感地察觉到他的微妙变化,不是对心爱之人悲惨遭遇的心痛,而是如释重负般地,把重心放在我身上

我没有多想,毕竟他是我最爱的男人。

但是就在那次最爱的男人为我办的生日Party上,我永远地站不起来了

尔岚:

我敏感地察觉到黎骞的微妙变化。

我无法忍受,那么丑陋不堪的自己去接受那么完美的他。当我第一次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脸时我几乎吓晕了自己,我也知道我要失去黎骞了,因为是我用我的命把他推开的,只是我没想到会那么快。

之晴的生日快到了,我收到了邀请函。

参加Party我用丝巾遮面,不想见任何人。我在梳妆间找到正在化妆的之晴,掏出那瓶限量版香水递给她:你知道我的样子,我不会再用这些香水了,可我不想我最爱的品牌从此冷落,也该有个最好的朋友帮我纪念它们。送给你吧,生日快乐。

她欣然接受,微笑对我,那个微笑里,我看到了她眼波里流转着全胜的光

宾客中有一些小骚动,之晴准备就绪。身着香槟色晚礼服的之晴美艳不可方物,她一边向人群挥手一遍袅袅从旋转楼梯上迈下台阶。

猝不及防地,她脚下一软,缓缓地倒了下来,顺着台阶滚落,再狠狠地撞到地面上。

黎骞立即将她送去医院,经诊断由于脊椎受损,造成下肢终身瘫痪。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她哭着闹着不让黎骞靠近她,只允许我陪在她身边

可是历史也不会像上次那样重演,黎骞最终离开了,像桑榆那样毫无痕迹地离开了。

黎骞:

阳光明媚,我走进街角的花店,买了一大捧香槟玫瑰配淡绿色的满天星。

这是桑榆最爱的花店,最爱的花束。今天是她的生日,答应每年生日都要陪她一起过的。

过去几个月工作很忙,我都完全没有去看她,不知道她有没有很想我,是胖了还是瘦了?

推开门,我轻轻地走进去,走到她跟前,还未等得及我唤她的名字,她就泛出笑意。

桑榆,最近好吗?我这么久没来看你,你有没有怪我?

她没有回答我,但我分明看到眼角那一丝嗔怪。

我一直忙着调查呢,我已经查清楚了。你知道吗?那天舞会上你皮肤过敏是因为尔岚借给你用的“鸦片”香水,你最爱它,所以你毫不犹豫就用了,那里面有付之晴掺了稀释硫酸,量不多,却足以完全灼伤皮肤。可你该相信我,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毫不犹豫地爱你,你觉得你变丑了,我就把自己同样变丑陪着你,你怎么能丢下我跑去那么远的地方。

不过现在好了,她俩一个毁了容,一个断了腿,我没有做一点儿坏事哦,是付之晴在李尔岚的粉底液里注射了高度提纯的蜂蜜,那天我回公司拿东西看到的;后来又是李尔岚使计让付之晴误服了维K片过敏导致她摔坏了腿,她们都是自作孽不可活,再也不会跟你争舞会女主角了。

桑榆,我这样做,你开心吗?

我轻轻抚摸她的面庞,冰冷却开心。

祝你生日快乐。

妻    桑榆之墓

夫    黎骞哀立

编辑:今日影评 本文来源:有毒的香水,恩迪弥安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