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 > 大陆影视 > 正文

苍凉人生的希冀稻草,谁是你的那杯酒

时间:2019-09-20 21:03来源:大陆影视
(芷宁写于2009年3月3日)    原本以为重品影片《杯酒人生》至少是10年后的事,故而将其列为2015年的重温片之一,如今看来当初真的很乐观,殊不知岁月“寥落溃败”得如此之快,貌

(芷宁写于2009年3月3日)
   原本以为重品影片《杯酒人生》至少是10年后的事,故而将其列为2015年的重温片之一,如今看来当初真的很乐观,殊不知岁月“寥落溃败”得如此之快,貌似已提前跑步进入了危机四伏期,于是绷不住再看一遍,却不想此番观影给了已然自查的沉疴一记精巧伶俐的手术刀,被刀锋划过处隐隐渗着血,余痛挥之不去。
   总有感于这部影片的呈现功力,整体风格精致而悠远,细节和对白都经得起反复观摩,于柔和恬淡间点出了活着的无奈和欺枉,却又不得不继续,于最后,失败失意者都似沉溺于俗世洪流中的无助弱小,都会选择抓住上天赐予的救命稻草,继续下去——片中失意于写作和婚姻的敏感文艺男中年迈尔斯(保罗·吉亚玛提饰演)最终抓住了爱之稻草,情牵同样精于品酒个性却相对成熟的玛雅(维吉妮娅·迈德森饰演),而他的好友、过气电视演员杰克(托马斯·海登·丘奇饰演)在折腾了一番婚前性狂躁后,终踏实于既定的婚礼和今后的婚姻,握住了稳定生活的稻草。即便此间都曾有过挣扎、有过不甘,但在正视了自己无望的事业和褪色的年华后,在抱怨、矫情够了后,终于回归了平静和平凡,有时,甚至是不可避免的平庸。
   片名为《杯酒人生》,但懂不懂葡萄酒并不妨碍对该片的观影效果,因为其只是以酒为由头、为辅助、为介质,来借喻、讲述、探究人生命题,当然懂得酒更好。显然,该片主创对生活有着深刻的洞察力和通透的领悟力,在将故事呈现得如此圆润舒滑的同时,又使生活中无奈而凄凉的一面柔曼展开,所营造出的氛围有如醇酒般日久弥笃,越品越沉迷,一如人类欲罢不能的人生……
   如此的才华横溢,呈现气质却这么低调谦逊,着实令人感佩。故事虽源自里克斯·佩克特的小说,但于光影再创作中颇见内功,本片编剧兼导演亚历山大·佩恩凭此片获奖无数,其中包括奥叔的最佳改编剧本奖。《旧金山纪事》称佩恩的影片是“美国的财富”,此赞誉不为过,不同于长于其他刻画女性心理的导演,佩恩擅于挖掘剖视隐藏得更深也更隐秘从而更难捕捉描摹的男性心理,并以适宜的光影技法将其有致呈现,既揭示出了美国人的生活状况,又表达了某种难以名状的苍凉心境,一如佩恩执导的另一部影片《关于施密特》,其精妙细致地再现出了一位退休鳏夫的孤寂生活和内心波动,其隽永绵长的特质令人难忘。
   《杯酒人生》的细节处十分耐人寻味,如,迈尔斯为好友杰克办婚前旅行之前先造访了自己的妈,虽以祝贺生日为由手执一小束花,但那甚至不是他亲自挑选的,只是包装上有着价格码的“超市货”,而他之所以造访是因为手头拮据,需要偷老妈藏在内衣抽屉里的钱——这个如同孩提时偷拿零用钱的举动,表明了迈尔斯经济上的尴尬,也捎带手引出了此人的概况,四十好几一事无成,身为中学英语老师却有文学诉求,将心血耗在自己的小说创作上,又屡屡受挫,出版遥遥无期,而他难以忘怀的前妻的再婚消息更对他有着着超出想象的打击。
   再如,迈尔斯给自己的小说起名为《The Day After Yesterday》,玛雅道:“you mean‘today’”,这段看似轻描淡写的对话,恰恰刻画并丰富了男女主人公的性格特色,迈尔斯敏感忧郁,易沉溺于往事,禁锢自我,还有点矫情闷骚,和他喜欢的皮诺葡萄一样不易打理,而同样经历过情变和不顺的玛雅却有着面对现实的沉着和勇气,她是一个懂品酒,又懂得品生活百味,还懂迈尔斯的女人,故而,最终她对迈尔斯手稿的肯定和电话留言,成为了迈尔斯的稻草、迈尔斯晦涩昏暗生活中的一缕曙光。当然,这之前也需要迈尔斯梳理好心绪,当他终于打开珍藏的1961年白马痛饮时,已昭示着他走出了自我的小阴霾。
   片中四位主要演员的表演都很具表现力,其中最为人所道的是迈尔斯和玛雅分别讲述自己爱上葡萄酒缘由的情节,这场戏场景简单、对白精彩、表演自如,却成为解读此二人微妙而真切爱情的重要段落。其中,保罗·吉亚玛提以形体和神态上的再现,给出了失意男迈尔斯的颓废模样、微醉步履,当他终于听到玛雅留言时,嘴角浮现出一个似欣然又似感动的笑,更凸显出这根稻草酸楚而美妙的一面。如果说“麦玛恋”是闪烁而婉约的,那么“杰斯情”则是奔放而直接的,其间也将粗线条杰克那迫切想逃离、疯狂达忘我的婚前恐慌心态演绎的酣畅淋漓,从而令“采野花”、“找钱包”等戏码的有趣成分递增。
   片中被迈尔斯珍藏了多年的1961年白马葡萄酒是由美乐和品丽珠葡萄酒混和而成,而美乐和品丽珠恰是敏感而脆弱的迈尔斯较为不屑的那类品种,将这两类迈尔斯颇有微词的品种混合在一起后,却能产生独特的新滋味,博其青睐,并被珍视,可见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奇特且有趣,仿佛简单的“负负得正”,只要你解其中味。

迈尔斯,怀才不遇、婚姻失败的颓废男,生活中最大的爱好是品酒,并乐在其中。杰克,过气演员,典型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在后者结婚前一周,这对挚友(奇怪他们居然能成为挚友)开着装上美酒的汽车展开了最后的自由之旅。在甜蜜苦涩夹杂、荒唐成份居多的七天里,迈尔斯有机会和早就认识的玛雅相互了解,他们有着相同的兴趣和背景,更重要的是,在她那里,迈尔斯得到了最需要的认同感。或许,她正是他的那杯酒。保罗·吉亚玛提的表演太棒了,迈尔斯的懦弱、忧郁,遇挫时的歇斯底里,以及善良、对情感执着的本性,一个鲜活生动、可怜又可爱的角色被刻划得入木三分。你会觉得,迈尔斯就象是片中自己所形容的皮诺。杰克同样很出彩,我并不认为他是一个丑角,他只是代表了不同的生活态度。某些时刻,他很真诚,甚至是可以不计后果的,这反倒衬托出了迈尔斯的现实和缺乏勇气。喜欢影片轻快的节奏和淡淡忧伤的氛围。感谢那温暖的结尾,玛雅的来电每句话都触动着迈尔斯的心灵,而这更象是送给每个落寞男人的礼物。 还要感谢那经典的译名,杯酒人生,太有感觉了!

片段三
迈尔斯:“没了,江郎才尽了,我就不是什么作家了。我只是个中学英语老师。整个世界都不会在乎我想说什么,我的存在是没必要的,我是那么的不重要,连自杀都不行……”“你不能书都没有出版就自杀了”。
“前半生的生活已经过去了,我却没有什么可展示的,什么都没有。我是摩天大楼窗户上的一个指印,我是擦大便手纸上的一粒粪渣,和成千上万的下水道污秽一起奔向大海”。

撇开很多东西,这会是一段很舒心的旅程。美丽的葡萄园,一座接一座的酒庄,还有那伸展到天边的公路,远离城市的喧嚣,这里有的是小情调的生活。加州的圣巴巴拉地区,这是所有爱好旅行的人向往的地方,也是爱酒人士的天堂。

迈尔斯与杰克,两个性格迥异的好友开始了为期一周的趣味颇多的旅程。迈尔斯严谨有条理,个性慢条斯理,迈尔斯中年了还一副游戏人间的模样;迈尔斯爱葡萄酒,对葡萄酒颇有研究,一路上处处显出他对葡萄酒的了解与钟爱;杰克呢,称得上是一个酒忙,在车上就开了一瓶迈尔斯珍藏的一瓶1992年的拜伦酒庄的酒,在品酒时嘴里还嚼着口香糖,这正合他玩世不恭的态度。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也经历着不一样的变化,迈尔斯离婚却对前妻无法忘情,杰克即将踏入婚姻的殿堂去还流连花丛,性欲过剩。但他们有着一样的失意的中年——一事无成,迈尔斯是一个失败的小说家,用他自己的话说的话,那么他只是一个中学英语老师,一个不甘心的中学教师,而杰克呢,一个已经过气的演员,却还端着不合时宜的老小孩态度。他们都在逃避自己的人生。结婚前的这次旅行,让他们认清了自己,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
 
几段台词
 
电影你看一遍,可能记住的就是故事的情节。因此好的电影,绝对值得你反复咀嚼。《杯酒人生》首先吸人眼球的是圣巴巴拉的葡萄美酒,其次的就是中年人的生活状态了。导演亚历山大·佩恩向来擅长描写当代人庸碌苦恼的生活,片中的许多台词就蕴藏着导演对中年人生活的理解。

片段一
玛雅:“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皮诺(Pinot)?你好像一直这样。”
迈尔斯:“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很娇气的葡萄,你知道,皮薄,多变,早熟。不像卡本奈特那么皮实,即使被忽略了也能到处蓬勃生长。皮诺需要持续的关注和照料,事实上,也只能在世界上某个遥远的角落里,它才能生长。只有最有耐心最惊心的种植者才能种出真正的皮诺。只有那些愿意真正花时间的人,真正理解皮诺潜力的人,才能引导她进入全盛阶段。然后呢,我是指,喔,到那个时刻,它的滋味就是地球上最缠绵,最辉煌,最含蓄,最震撼,最古老的。卡本奈特也可以强烈而令人激动,但对我来说,它比较平淡无奇。”

这部影片就见仁见智了。对于葡萄酒,大家是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但影片中散发的浓浓的中年人的生活气息,还是很能引起共鸣的,不管你是已到四十而不惑的年纪,还是正当青春年少,都会有自己的感触。尤其是在中国,这个少年老成的国度,我们的青春年代基本已经不再青春,除了短暂的青春叛逆,剩下更多的是迷茫,少了激情少了疯狂,青年时已经有了中年一样的心态。
那么,这是一个关于两个中年失意男人的故事,一段温暖又悲凉的葡萄酒之旅。
 
圣巴巴拉品酒之旅
 
众所周知,美国加州的圣巴巴拉地区是著名的葡萄酒产区,很多世界顶级的酒庄都坐落在此,顶级的酒庄生产顶级红酒,比如片中提到的Opus One酒庄生产的Opus One系列红酒。除本地的顶级葡萄酒外,影片也涉及到了法国的酒庄,男主角迈尔斯珍藏的那瓶61年的葡萄酒,就出自世界顶级酒庄——白马庄园。

原文首发:

这些话是迈尔斯度自己失意生活的直接感叹,在得知书不能出版后,在人家酒庄品酒的地方大闹,像个孩子。但人到中年,这一切已经不可改变,大半生已经过去了,那种对人生深深的无力感开始蔓延全身,导演对中年人的心理刻画真是入木三分。
 
虽然人生已过半,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但是生活还得继续,在最后的岁月里散发自己的余热。当迈尔斯在快餐店拿塑料杯大口大口地把珍藏的那瓶1961年的白马酒喝完的时候,我想,他的新生活就已经开始了。告别过去,我们要move on , move on.

迈尔斯和杰克的足迹基本踏遍了圣巴巴拉地区的葡萄酒庄园,先后是Sanford酒庄、Foxen酒庄、Kalyra酒庄(不完全统计)等,品尝了包括霞多丽、皮诺酒、西拉酒在内的各类葡萄酒,算得上是一次真正的品酒之旅。
 
性格迥异的两人

从迈尔斯对皮诺的论述中就可以知道他对皮诺是多么的喜爱了。其实我觉得迈尔斯身上的某些特质跟皮诺是很像的,他脆弱、敏感,像个小孩子,也需要像皮诺一样的精心呵护,需要一个懂他的人,让他发出自己的光芒。这个人,不是他的前妻,可能是玛雅。
 
片段二
玛雅: “我喜欢想象葡萄酒的年华,仿佛它们是有生命的。我喜欢想象葡萄生长的那一年,发生了些什么。那个夏天阳光是否明媚,是否下过雨......天气究竟如何。我想象着那些培育和采摘葡萄的人们,如果是一瓶古老的酒,那么这些人当中,有多少现在已经离世。我迷恋葡萄酒进化的方式,同一瓶酒,不同的日子打开,味道肯定有所不同,因为每一瓶酒,都其实是有生命的。它慢慢地成熟,变得越来越丰富,直至到达顶峰,正如你的61年 Château Cheval Blanc,然后稳定地,难以避免地开始衰退。葡萄酒的味道真是妙极了。”
 
玛雅不愧是迈尔斯的知音,两个爱酒的人总能找到他们之间的平衡点。就算迈尔斯是个失败的小说家,这有什么关系呢,玛雅能看到他就很好了,她能听到他内心的声音。

编辑:大陆影视 本文来源:苍凉人生的希冀稻草,谁是你的那杯酒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