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365亚洲最新线路网址 > 大陆影视 > 正文

写着玩的,一场没有英雄的战争

时间:2019-09-20 21:03来源:大陆影视
突然间的断电和《南方高速》中突然的大堵车同样的荒谬。当个体与社会相割裂,或是整个社会已经难以维系与保证个体的生活,那么只能靠自己了。家庭作为影片中的小单位:懦弱的

突然间的断电和《南方高速》中突然的大堵车同样的荒谬。当个体与社会相割裂,或是整个社会已经难以维系与保证个体的生活,那么只能靠自己了。家庭作为影片中的小单位:懦弱的父亲,啰嗦却无人搭理的母亲,叛逆的女儿,怀揣内心秘密的哥哥;公司职员,家庭主妇,大学生,高中生:这大致也概括了并且可以展现浓缩的社会特征。要在末世生存,每个人都走上了“救赎”的道路:从陌生的家庭关系到紧密的凝聚力,从曾经的都市生活到体验的乡村自给自足。他们都在反省着,也自然的引出导演所向往的环保生活,“大同”社会。同时导演也反映了当下社会问题:若即若离的家庭关系和“空巢老人”现象。不过后半段看的很累,有点拖沓冗长,父亲被水冲走又“失而复得”的那段挺突兀的,而且有点尴尬。火车厢中的那段笑声是全片最出彩也温暖的地方,在那辆不知道通往希望还是绝望的火车上,我们依旧保持着乐观,因为周围都是我爱的和爱我的人。结尾的处理还不够荒谬,“那老头儿说得对,人们还是跟以前一个样”应该处理为继续回归原样,我们还是我行我素才更有讽刺和警示意味,那场灾难就像一场梦,只留下了被遗忘的记忆。

以前,真嗣生活在一个按照世俗的眼光来看是个幸福的社会中的一个幸福的家庭里,但这个社会中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有个通病,无法健康的看待自己周围的社会、自己的家庭、自己周围的人。他们最根本的错误在于无法真实认识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落入了虚无主义的深渊(因世界的客观性而忽视了自己这个主观动物的存在);一些浅层次意识上的表现就是讨厌自己、讨厌父亲、讨厌社会,他们认为周遭的世界是个不好的世界,于是,他们内心隔绝了自己,用自己一厢情愿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他们在他们内心深处自己创造出了一个单调的世界来放置自己狭隘的心。狭隘的眼光必然导致狭隘的行为,在本是多姿多彩的世界面前,目光狭隘的少年固执的认为周围世界张开了血淋淋的大嘴,随时要把自己吞噬,但凡只要自己稍微表现出一点点反抗,就会被世界吃个精光。实际上只是因为自己的软弱,只是为了让自己用最少的付出得到最大的回报(懒惰),这样的少年选择了顺从,无原则的顺从,认为只要表面上顺从于这个社会,顺从于周围的人,自己就能在“丑恶的世界中”过的舒服一点。

人物的设定: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一家人
在极端条件的背景下,人性会被彰显到极致。宋康昊扮演的京渡,在灾难发生之前,他是一个连烤鱿鱼招待客人都会出差错,接女儿会在女儿面前摔跤的人,然而当怪物杀到岸上,他与一位士兵却冲在了最前端。弟弟南日,家里唯一的大学生,却面临失业的困扰而酗酒,当他找不靠谱的朋友追寻侄女的下落时,却凭自己的智慧从一大群人中逃脱。当灾难来临时,小人物的勇敢确实可敬,但却显得苍白与无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苏简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样的少年,以这种态度过了好长时间,虽然周围的老师、同学、父母也提醒他以这样的态度多生活是不对的,因为生活本是多姿多彩,为何要带上单调的墨镜,从此单调的来看待这个本是多姿多彩的世界,奈何少年整日因一叶而蔽目,终日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心与世隔绝,过得郁郁寡欢。

反类型片设定:时而幽默,时而暴力;有点变态,有点反叛
奉俊昊作为类型片导演,他拍的电影,往往是对好莱坞体系的一种反讽,有着电影工业的成熟度,也有着类型片的叙事外壳,但却是站在文化反思和作者电影的立场,抨击类型片既定的模式,超越传统类型片而获得一种独特的个人风格。
“时而幽默,时而暴力;有点变态,有点反叛”,在奉俊昊的影像中,没有无关痛痒的情节,没有赞歌式的英雄人物,更多的是小人物在面临命运突变时爆发出人性的另外一面,或许光辉、或许阴暗,即便是怪物,竟然也有性格因素在其中——将捕获的猎物储藏在下水道,一种对“战利品”的癖好;报复式地对待爷爷,似乎是对主角的挑战——从更深层次意义来说,他们一家人对“怪物”的抵抗,可以说是对这个荒谬社会的抵抗。
在这部《汉江怪物》中,反类型片的特质贯穿始终——英雄人物的缺失,小人物为最后的营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主角并非代表正义,他们只是想找回自己的亲人;母亲角色的空白,因此作为下一代人总是面临多舛的命运;也可以说整个国家的母亲角色都缺失了,人们看到的、听闻的,一切变得不可相信。
前阵子在新闻里看到有位父亲攒了大半年的钱,只为给女儿买iPhone6 P;故事的主角京渡,也是为了想给女儿买新手机,将攒下来的零钱放在一个方便面桶里,两个故事不能类比,但是相信全天下父母亲对子女的爱,都是相通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大侠李慕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构思设定:当灾难发生时,“人弃我取”的悲剧性意义
从奉俊昊的访谈当中,我们得知《汉江怪物》最初的构思,与这件新闻事件或多或少有关联“韩国某百货公司倒塌,有许多小偷溜进百货公司偷光了昂贵的高尔夫球及珠宝。”将这一社会新闻转化为电影里的场景,那就是当汉江怪物出现,一些无家可归又挨饿的人会冒险去河边的小卖铺,去拿那些生存用的食物。故事中提到的“人弃我取”,在这样的灾难发生时,悲剧、喜剧是同时伴随而来,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人人都失控了。

本人今年31,已过了看了eva的年纪,但细细想想,也符合我一贯的作风,后知后觉。tv版的eva已经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最后的两集是画龙点睛之笔,前24集是导演给真嗣的一个梦境,一个带有宗教、悬疑、心理学暗示、性、机甲、克隆人因素的故事(讲述这个故事本事导演本身已经做的非常棒),只是为了导演最后两集的说教:以封闭之心态生活之人连自己都拯救不了,不要谈拯救世界;所以,以开放的心态来对待这个世界,你会发现世界的美好。

场景的设定:超乎自然与社会写实的双重对照
灾难片的本质是超乎自然的,而影片的场景设定,是韩国人人熟悉的汉江,这里或许是每个人每天都要经过的地方,故事的主角皆为劳工阶级,他们在汉江边经营着自己的店面,以此为生,并且从祖辈到父辈甚至到女儿这辈,都生活在一起。然而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当骇人怪物一出现时,这个人们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当场转变成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这或许就是本片写实的地方。

行政法看的天昏地暗,看了动漫神作eva,谈谈我对神作的理解。

个人英雄主义的色彩在他们一家人身上,几乎只存在于片刻,又瞬间被打回原形:父亲猎杀怪物时的激昂,眼看就要一抢将怪物毙命,却因为算错了子弹发数而“就义”;弟弟南日,在影片最后,每掷一次燃烧的啤酒瓶,机会就减少一次,然而却次次投不中,仿佛是在重走父亲的路子;妹妹南洙,故事一开始因为迟疑而错过了金牌,用弓箭猎杀怪物时也正义凌然,却被怪物的冲击力而摔晕;主角京渡更是如此,自告奋勇讲述与怪物搏斗的经过,换来的却是一家人的软禁;不忍心多看了几眼最后父亲的遗体,换来的是在手术台上无用挣扎。

少年在梦中还是那个内心封闭的少年,虽然拥有巨大潜质(可以驾驶eva,拯救世界),但仍是无法意识到自己存在的价值,自己因为父亲、因为外部世界而选择驾驶eva,认为通过驾驶eva就可以打败别人都害怕的使徒,这种结果导向了社会认可了自己的价值。一个无知轻重的人掉进虚无主义的深渊,只会对自己和周围的几个人产生不好的影响;但若是一个对社会具有巨大价值的人掉进虚无主义的深渊,那将是整个社会的灾难。真嗣对梦中的那个世界的意义巨大,但这样的一个关键人物,在对待自己方面,仍旧是随波逐流,没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其实真嗣完全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来生活,来拯救梦中的那个世界,因为凭借他,完全可以打败所有的使徒,但他不知道,他不想去了解周围的世界,因为懒惰而顺从一切。对于父亲的人类补完计划、组织的计划(本质是通过毁灭人类来拯救人类,操作方式不同而已,我觉得很荒谬),那个拥有eva的巨大组织,真嗣没有一点反思,想想为什么会有eva,为什么要有eva,以后该怎么办。在不反思世界就要毁灭的巨大压力面前,少年终于发现即使没有了他所认为的一些价值的载体,他自己的存在仍然是有价值的,因为存在本身就是有价值的,无须借助于某种外物。

背景设定:怪物出现并非空穴来风
驻韩国首尔的美军里,一名研究人员不顾韩方劝阻,执意命令将甲醛倒入排水系统,最终流入汉江。此处的镜头语言,从被迫执行命令的军医人员背后,桌面上摆着甲醛的空瓶子,镜头横移,给观众展示空瓶子数量之多令人惊叹;随之镜头渐隐,甲醛瓶的画面与汉江叠印在一起,用镜头语言就告知观众甲醛已流入汉江。因此在片中,怪物的产生并非“天灾”而是“人祸”,对现实若有似无的指涉增添了观众内心的恐怖。同时,故事中几处微妙的“反美”情绪也使得本片有了更多的话题性——制造怪物的“祸首”,是一位下达命令的美国军官;凭空捏造而出的“病毒”并且强制为主角“开刀”的也不是韩国人,那条汉江怪物或许有指代美国的涵义,但最明确的指向是当下这个社会。

导演庵野秀明说,这样吧,我就给你创造一个世界,让你以封闭之心态在自己的世界中生活,这种生活方式肯定是不对的,你终究会自己醒悟的。一日,该少年做了一个梦,他到了一个异样的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导演给了少年这样的一次机会,让他以封闭的心态无限的延续下去(这样的一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少年终究会或早或晚的被社会所唤醒,但导演想早点唤醒少年,让他少走弯路),看看以这样的心态生活最终会是个什么结果。于是少年开始自己的梦幻之旅。

这部片子叙述的是一个家庭对抗怪物的经过,当我们发现是“女儿”的“死亡”使得他们全家人相聚以及并肩战斗,也是这起事件,他们全家人有了一张合影——政府的通缉令。他们不是对抗冷酷的雷射枪、武器,而是明明有武装力量的政府不去抵抗怪物,他们却要以二手猎枪、比赛用的弓箭、自制啤酒燃烧瓶去对抗,与其说是一场灾难片,更不如说是一场荒谬的戏剧。

醒悟后的真嗣发现原以为这个世界充满了错误,最终发现只是因为自己原先封闭了自己的内心,解放了自己思想的真嗣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学校里有美丽的老师,可爱的同学,又对这个世界改变了看法,心态健康的生活下去。

生命的新陈代谢,注定了任何个体生命,在历史的长河中都将像轻烟一样,转瞬即逝。西方传统文化中的悲剧性色彩,反映在电影当中,其中之一便是灾难片。假如我们翻看近十多年美国的灾难片,不难发现“个人英雄主义”是该类型宣扬的重点。“逃生式”灾难片,类似于打怪闯关升级的故事架构,无论过程如何惊险主角都能活到最后;“家庭温情式”灾难片,或许只是打着灾难片的名义,实则是讲一个动人的亲情故事……当然美式灾难片不乏经典之作,好比斯皮尔伯格1975年执导的《大白鲨》。今天,我们可以从类型片与反类型的角度,观看这部《汉江怪物》。

编辑:大陆影视 本文来源:写着玩的,一场没有英雄的战争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